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档案

大美之道 其行修远——记画痴周一新

发布时间: 2014.03.20 来源: 作者:超级管理员

  周一新
周一新
 
    《水浒忠义堂》 是周一新从艺之路上的一座里程碑。该画生动地刻画了北宋末年不堪官府压迫啸聚水泊梁山的 108 个“义胆包天、忠肝盖地”的江湖豪客的英雄群像。整个画面气势恢宏、人物造型、气质个性鲜明而不落窠臼,线条流畅、饱满而不放纵,把一群身怀绝技、天不怕地不怕的草莽英雄表现得痛快淋漓,确是一幅难得的中国人物画精品。难怪这幅作品在中国美术馆一经展出,围观者不绝。有位知音人叹道:这样的画已经不见很久了。
    《水浒忠义堂》 荣获第 10 届全国美展银奖,是建国以来宁夏画家在全国画坛获得的最高荣誉,它改写了宁夏的美术史,使身居文化小省的宁夏画家们着实扬眉吐气了一回。其实在此之前,年仅 34 岁的周一新已在画坛崭露头角,其作品多次获区内外艺术大赛首奖,并入选全国美展。
    “自古英雄出少年”,年轻的周一新以其对线条、色彩独到的理解以及对中国的传统文化精神矢志不移的追求对这句老话做了深刻而全新的注脚。
 
 
    4 岁时周一新便开始接触了纸笔 (不是写字,而是画画),没人知道这些懵懵懂懂的信手涂鸦是不是注定了他将终身“游于艺” 而百折不回。
    7 岁上小学一年级时,美术课上周一新用蜡笔画的老虎和日本鬼子吸引了老师的注意,继而被老师邀至寒舍,用家常便饭“款待”了一番。这无上的荣耀使小伙伴们艳羡不已,也使周一新第一次品尝到作为一名“艺术家”被人尊重和认可的幸福。从此对美术更加痴迷,其“小画家”之名在校内外不胫而走。
    宁夏是个边远地区,随着 1958 年支边的大潮,石嘴山市逐渐聚集了一批优秀的画家,使石嘴山市成为当时宁夏的文化重镇。这批画家的主要工作是以版画、漫画等形式宣传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气象。这批艺术的垦荒者中有来自天津的何凡、东北的李子健、江苏的姚家树等,他们开办的美术辅导班为宁夏日后培养了一批实力派画家。对于这样的学习机会,如饥似渴的周一新自然不会放过。经父亲向老师再三恳求,周一新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这个成人美术学习班里唯一的一名少年学员。
    在学习班里,8、9 岁的周一新开始了正规的美术学习,较为系统地学习了素描、色彩和白描,接触 到 了 刘 继 卣 的 《闹 天 宫》 贺 友 直 的 《山 乡 巨、变》、王叔晖的 《西厢记》、戴敦邦的 《大泽烈火》等一批影响了一个时代的名家的典范之作。这些优秀的作品像一道道豪门大餐摆在了这个饥肠膔膔的孩子面前,他被这些无可名状的美陶醉了。
    一个初春的周末,像往常一样,顶着凛冽的北风周一新坐着父亲的单车来到新华书店,这是他平日里最快乐的时光,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最新出版的连环画。用家里和自己一分一角省下来的钱将一本本心爱的连环画据为己有。一本戴敦邦绘的彩版《逼上梁山》,像磁石一样吸引住了周一新。那时卖书是放在柜台里“非买勿摸”的,价格是 9 毛钱,这对于一个靠几十块钱月薪维持生计的八口之家是多么昂贵呀,父亲无奈地将这本书还给了店员,可周一新还是在这极短的间隙里以最快的速度贪婪并小心翼翼地浏览了一遍,其中“林冲持刀入白虎节堂”一页,使他的心“嘣嘣”地跳了起来,并将这一页清晰地印在了脑海里。他怎么也没想到,十几年后,他有幸远赴上海拜到戴老先生门下,成为其正式入室弟子,并同样以水浒题材而一举名扬天下。
    经人介绍,在初二的暑假,周一新认识了科班出身的刘崇民老师,并从刘老师深入地学习工笔画,在这里他知道了“全国美展”这个群英璀璨的盛会,并看到了 《第六届全国美展作品集》,知道了宁夏画家余乡的 《早春图》 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心中充满了向往。在刘老师的鼓励、引导下,周一新逐渐确立了学美术、考美院、走美术一途的志向。
    通向成功的路永远是不平坦的。成功者就是那些 100 次摔倒然后 101 次站起来的人。1988 年高考,周一新因志向填报失误而名落孙山,正值刘崇民老师远赴海南下海经商,心灰意冷的周一新沮丧至极,一时心中无所适从。身在海南的刘老师知道后,多次来信勉励,并把他推荐给当时在宁夏有“才女”之称的李跃春老师继续学习。1989 年,周一新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陕西师范大学艺术系,并在李跃春老师的引荐下认识了在该校执教的他仰慕已久的宁夏籍画家余乡。
 
 
    唐才子杜牧有诗云“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读罢思古之情油然而生。祖先多少源远流长的文化遗产就是靠着这些斑驳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而保存了下来,让后来者在另一个时空里追怀远逝的辉煌。周一新有幸在“十一朝帝都”的西安度过了他的大学时光,兵马俑、古城墙、碑林、法门寺,这些名胜古迹深深地震撼着年轻的周一新,每每使其陷入缅怀先古的遐思之中,在敬畏中由衷地感叹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和先民的伟大。
    在大学里,周一新最难忘的有两位先生:余乡和张若谷。余乡老师教的是中国山水画,他对中国传统美术的深刻见解使周一新受益匪浅,尤其对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画从流派到技法其独到而精辟的见解令周一新大开眼界。张若谷老师教的是书法,他对周一新赏识有加。这位因外型酷似而在 《西安事变》 中饰演过毛泽东的先生多次鼓励周一新学好书法,引导其从二王入手正本清源潜心临帖。当时在张若谷老师的悉心指导下,周一新临摹过 《兰亭序》 一百多遍,为其日后写得一手潇洒而纯正的行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水浒忠义堂局部
水浒忠义堂局部
 
水浒忠义堂局部
水浒忠义堂局部
    周一新悟性极佳,其勤勉程度更是少有人及。这两点是古往今来在艺术上 有大成者必备的。图书馆里各种名家法帖、画册令周一新目不暇接,精力充沛的他对各种流派都充满了狂热的兴趣,恨不能多生两只眼,多长两只手,一天能有 48 个小时。吴道子的 《87 神仙卷》、李公麟的 《五马图》 《罗汉渡、海图》、陈洪绶的 《水浒叶子》 等,都是中国古代白描艺术的巅峰之作,周一新都反复临习过。他觉得中国古代绘画仰之弥高,如果没有深厚的学养,想登堂入室简直难上加难。他利用课余时间博览群书,赵孟頫、钱选、丁云鹏、任伯年等人的作品令他如醉如痴,屈原、李白、杜甫、王维、柳永、苏轼、温庭筠、纳兰性德这些文化巨人光照千秋的华章更让他发出了“不读诗词赋枉为中国人!”的感叹。为了那些让他夜不能寐的好书周一新不惜节衣缩食却甘之如饴,时常五个馒头佐以豆腐乳就是一天的伙食。
    西安四年的大学生活使周一新对中国的传统绘画有了全新的认识,在对历代绘画各种流派的解读中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并努力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语言。人类的历史都是在碰撞和选择中前进的,艺术也不例外。由于各种人为或非人为的因素,许多时候艺术与伪艺术鱼目混杂,真假莫辨。先知先觉先行者在当时常常被识为疯子或傻子。对于今人如何继承传统绘画的问题,著名画家徐燕孙有句话令周一新拍手称快:“以古法写新意,时人每加非笑,而醉心于外族文明者更昧本横议,妄肆谢言,奢谈创作,有志之士得勿痛心耶!”
 
 
    毕业分配时,周一新遇到了麻烦,宁夏大学不准备招国画教师。幸得当时宁大美术系主任、画家吴谷怀慧眼识英雄,以教书法的名义将周一新招入宁大美术系,讲授书法史及书论。周一新常说吴老师对他有知遇之恩,她常常鼓励周一新把画画好,把书教好。常言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师干的是良心活,周一新骨子里是一个极严谨和踏实的人,在以后的教学工作中他没有辜负吴老师的期望,工作上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并在同行中以业务扎实、工作敬业而得到了同事和学生们的一致好评。在宁大任教期间,他曾多次被授予“青年教师优秀奖” “教学质量奖” “科研论文奖” “文学艺、、、术奖”等等。他说:“一个专业好的人,不一定教得好书;一个专业不过关的人,一定教不好书。”
  
在宁夏大学美术学院为学生授课
在宁夏大学美术学院为学生授课
绘制百米长卷《黄河金岸》
绘制百米长卷《黄河金岸》
2009 年戴敦邦、周一新师徒二人于上海文庙签
2009 年戴敦邦、周一新师徒二人于上海文庙签
    在课余时间,周一新从未放弃过对更高艺术境界的追求。除了加强自学外,一度萌发了拜师的念头,而且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1994 年 3 月的某一天,他壮着胆子给仰慕已久的著名画家戴敦邦先生写了一封信,并随信寄去了他作品的照片。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这封厚厚的信如石沉大海。周一新在失望与希望、希望与失望的煎熬中度过了 26 天,终于在 27 天后的一个下午收到了戴敦邦先生的回信,不难想象周一新当时的心情是何等的激动。在信中,戴老先生谦和地称他“一新仁弟”,并颇多鼓励之辞,指出了他作品中的不足,并将家里的电话号码给了他,告诉他随时可以给他打电话相互切磋,还送了一本他的新画集。从此师生二人书信不断。
    1995 年 7 月,利用暑假周一新坐火车专程到上海拜访了戴老师,见到了这位名动大江南北的著名画家。戴老师祖籍江苏镇江,操一口地道的上海口音,身材不高微胖。他白得很细腻,骨子里却极富北方汉子的义气和豪气,真是画如其人,他喜欢沉郁、凝重和有力量感的东西。在这里,周一新第一次见到了戴老师作品的真迹,其画风愈加雄奇高古、境界日趋炉火纯青,让周一新激动不已。站在墨迹未干的画前,戴老师详尽地讲解了自己做每幅画时的过程和心得,令周一新顿开茅塞。后来周一新羞涩地拿出自己以前临的戴老师的画,戴师母惊呼:竟然有人临得这么像,简直不可思议!
    以后每年,周一新都要赴上海探望戴老师一次,汇报自己的工作学习以及创作情况。戴老师的勤奋及创作之丰令周一新暗自吃惊,唐诗宋词元曲戴老师无不涉列,《金瓶梅》《红楼梦》《水浒传》 等名著每本几百幅的创作更是蔚为大观,这样大的工作量连年轻人也吃不消,何况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戴老师的好友、漫画家方成曾戏言:听名字像个外交官,远看像个戴家庄上的老汉,走近一看原来是个艺术里的苦行僧。他让周一新不要学他,说他不能给周一新艺术以外的东西。他对周一新悉心教导态度严厉,同时又慷慨地资助周一新。周一新每次探望他哪怕带一点点礼品都遭到戴老师的一顿训斥。对艺术无以附加的爱使这经历不同的两代人结成了超越血缘的父子深情。“高山仰止”,这就是周一新心目中的戴敦邦先生,其崇高的品德和几十年如一日对艺术孜孜以求的进取精神时时鞭策着他,让他丝毫不敢懈怠。
    1999 年,周一新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从刘国辉先生学习水墨画。刘国辉先生祖籍古城苏州,墨海耕耘五十余载,以突出的人物画创作和成绩斐然的教学成就而饮誉中国画坛,然而业外人士很少知道这位外表俊爽的江南才子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文革”中却因“出身问题”而屡遭劫难,甚至几乎致残。也许强者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怨天尤人,生活的不幸丝毫没有影响他以艺术家清澈的眼睛和敏感的心灵感受着生活中哪怕稍纵即逝的真、善、美,没有泯灭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和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笔者揣测,这段终生难忘的经历与他日后创作了大量的形神兼备、关注底层劳动者的作品不无关系。
    刘国辉先生涉猎极广,古今中外、南北东西无不入画。他凭借着扎实的造型功底、非凡的艺术才情以及勤于思考、锐意进取的叛逆精神,继承并发展了徐悲鸿、蒋兆和以及江浙画派等艺术前辈们用水墨表现人物的传统手法,给中国人物画创作贡献了更多的可能性,也为当今画坛培养了大批的青年才俊。他笔下的仕女、隐者、贩夫走卒飘逸而沉着,朴素而鲜活,实有举重若轻的大家风范。在浙美这两年时间里,在名师的指点下,周一新进步很快,逐步具备了登高望远和特立独行的勇气、智慧和力量。
 
 
    2004 年,周一新的作品 《水浒忠义堂》 获第十届全国美展银奖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一时区内外收藏家们纷涌而至,区内报刊杂志争相报道,周一新成了 2004 年宁夏画界的新闻人物,在 《宁夏日报》《新消息报》《银川晚报》 以及电视上频频亮相。对于这些荣誉,周一新表现出了这个年龄的人少有的冷静,在走向成功的道路上,多少可敬、可爱的人们给了他无私的帮助,那些有名或无名的收藏家们在他困惑的时候鼓舞、支持过他,给了他前进的力量。宁夏著名书画家张少山老师、吴善璋老师、胡正伟老师、赵忠老师更是给了他师长般的关心与教诲,对此周一新将铭记终身。
    2005 年周一新做了一件惊人之举。他在宁夏各媒体上公开表示:
    一、艺术家应该尊重收藏家和美术爱好者,在平等的基础上有权力也有义务满足他们的审美需求,同时有义务引导并提高他们的鉴赏水平;
    二、本着对自己艺术负责、对收藏者负责的目的,愿意以旧换新,同意收回自己不满意的旧作品,旧作三平尺换新作一平尺。
    这真是货真价实的“一诺千金”。为了自己的承诺,周一新陆续收回了一百多幅旧作品全部撕毁,又重新画了新作交给收藏者。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获大奖后,周一新依旧那么朴实无华,做画之余仍然常和三五好友去喝茶聊天,谦和平淡一如既往。见了每个熟人都谦和地主动打招呼。所不同的是,他的画渐入妙境,时时透出一种厚积薄发的大家气象,线条愈加灵动有致了无挂碍,人物愈加生动秀逸呼之欲出,其闲雅淡远的风格日趋成熟。“手抚七弦易,目送归鸿难”,其中甘苦,饮者自知。周一新深知文学是艺术之母,而诗则是艺术之魂。只有不断地从古今文化大师的艺术中汲取养分,并用自己的眼光加以取舍,才能不一叶障目故步自封,才能真正做到“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然而自己离这个目标还很远。古人云“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只有在浮躁的红尘中不淫于富贵、不移于贫贱、不屈于威武者方能有艺术上的大境界。
    如今已是宁夏书画院院长的周一新,依旧潜心耕耘在他的艺术创作中。有时候,创作灵感迸发,他可以从早上 8 点到凌晨 2 点连续作画。“曾有人问我每天都作画,痛不痛苦?”周一新说:“我就像一个聋哑人,画笔是我的万花筒,绘画的过程,其实就是我通过画笔认识世界的过程。”这是一种苦行僧的水滴石穿的精神,亦是常人难以达到的境界。
    《诗经》 有云“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央……” 艺术家就是那些以毕生的激情殉美的人,这也许将是周一新无法摆脱的宿命 ……



版权所有(C)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 制作维护: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技术处

地址:银川市金凤区人民广场东街197号(750002)

QQ:3042893 宁ICP备060014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