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宁夏省的识字运动(下)

发布时间: 2015.10.13 来源:宁夏日报 作者: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

    抗战时期的识字运动
    全面抗战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后,地处战略后方的宁夏省局势相对稳定,推行识字运动重又提出。
    1938年5月,省政府将识字班划归宁夏省义务教育委员会主办,经费由中央补助义教费项下支出。义教委所办识字班具体情况,因缺少相关档案史料,现依据《宁夏省教育概况》(宁夏省教育厅编,1940年7月)的统计,介绍如下:1938年5月至1939年1月,全省有识字班32个,教职员73人,学生6085人,经费2550元。
    1939年1月,宁夏省社会教育工作又改由宁夏省党部办理,意在寓党化教育与社会教育之中。党化教育即值此抗战紧张之时,阐扬党义,振奋民气,使三民主义深入社会,家喻户晓。经三个月积极筹备,人事、经费等就绪,宁夏省社会服务处正式成立,服务处主任由省党部主任委员兼任。省社会服务处从新厘定普及党化教育实施方案,将全省划分为四区,每区成立社会处,设主任一名,共设置室内识字班31所,露天识字班163处,学生计15000余人。按照规定(强制性),凡粗识文字,年龄13岁至45岁者,每日须上两小时“室内”识字教育,一年毕业;其他自13岁至50岁之男女,不识文字,而住在十里以内者,每五日上一次露天识字班,每次两小时,半年毕业。
    由社会服务处办理的识字运动,比全面抗战前的规模大了许多,但内容上则改变了许多,教室识字班课程有:党歌、国民公约和誓词、总理遗嘱、三民主义浅说、平民识字课本为主课,加授抗战歌曲、珠算;露天识字班课程:除党歌、国民公约和誓词、总理遗嘱、三民主义问答等课外,并加授政府文告、政治常识、抗战消息等。可以看出,识字运动已不只是识文断字那么简单了,党义内容已远远超过了识字。1939年,宁夏省城等地先后遭到日机轰炸,学校外迁,人口疏散,所谓识字运动实际上成了纸上谈兵。虽然如此,此番活动还是得到国民政府社会部和教育部的嘉奖,也得到了省主席马鸿逵支持,通过识字,让民众变成有组织、有训练的力量,也是马鸿逵进行识字运动的又一收获。
    1940年3月,宁夏省政府按照“一切政治之措施,应即迎合战时需要为原则”要求,对宁夏以往办理社会教育各办法,重新修定。为扫除文盲,提高民智,并实施公民训练,增强抗战力量起见,特设立宁夏省社会教育委员会,负责全省民众补习教育工作之设计,指导、监督及考核事实,该委员会主任委员由省主席马鸿逵兼任,常务委员由叶森、骆美奂、杨作荣、刘抡英、周百锽、张荣绶兼任,由党政双方负责办理。
    3月15日,省社会教育委员会正式成立后,公布了《宁夏省社会教育委员会组织规程》和《宁夏省社会教育实施方案》,实施方案要点如下:施行区域:1.在省垣西关、南关暨全省各县城区乡镇选择人烟稠密、交通便利地点,设立社教识字班。2.每县四区,每区四乡,每乡设立公民训练班一处。
    宁夏省社教委员会所进行的民众教育,以训练为主,识字为辅。这与最初推行的识字运动时提出的救愚和扫除文盲目的已有了变化,这与省政当局的认识有关,马鸿逵认为,抗战已入严重阶段,政治重于军事,战时民众补习教育,应积极推进,以启迪民众知识、激发爱国观念,增强抗战力量,一切课程之教授,及精神之训练,悉以迎合战时需要,以谋民众教育之实习也。
    1943年,宁夏省政府在省教育厅内增设第四科,原省社会教育委员会管理的社会教育及识字运动,交由该科办理。
    抗战时期宁夏省的识字运动几起几落,组织机构也几经变化,但识字运动一直进行。识字运动办事处、社会服务处、社会教育委员会,其推行识字运动,还是公民训练,对于提高人民文化知识,扫除文盲,做了一些工作,虽然实际效果并不尽人意,但还是有所成效。
 
    《平民识字课本》
    《平民识字课本》是1935年10月出版的一本识字课本,由宁夏省政府编辑,省实施社会教育识字办事处发行,北平中华印书局印刷。因该书为宁夏省识字运动所用主要教材。《平民识字课本》共100课,生字2000,内容涉宁夏地理、人生哲理及各机关主管事项,易记易懂,适于初识文字的人群诵读,亦是研究民国宁夏省文化教育的珍贵史料。(执笔:张久卿)
 
    转载在2015年10月13日宁夏日报第20569期



版权所有(C)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 制作维护:宁夏回族自治区档案局馆技术处

地址:银川市金凤区人民广场东街197号(750002)

QQ:3042893 宁ICP备06001489号